--> 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有副作用吗,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有后遗症吗,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有何后遗症

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

2016-11-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

原标题:一条

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“计划”出来的“大家翻翻科学史,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"计划"出来的。必须给科学家创造更多的空间,释放他们更大的活力。”7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李克强总理对与会各部门负责人说:“对于许多理论性、基础性研究,尤其是能够影响人类未来的研究,我们政府能做的,就是给科学家们提供更加宽容的研究环境和空间。”

重大科学创新都不是“计划”出来的,李克强总理既说出了一个基本的科学常识,也指出了我国科技创新体系存在的问题。释放科学家更大的创新活力,就必须让“产权激励”替代“计划”,从而实现由“束缚活力”向“激发活力”的转变。

但从现实来看,我国科研管理工作还存在很多突出问题,遭到社会各界尤其是科学家的诟病。其中,最为突出的问题,就是仍然以行政化思维和手段来管理科研创新工作。例如,长期以来,我们在科研管理中习惯于给科研人员“下计划”、“定指标”,哪年哪月要达到什么目标。

于是,我们成为世所罕见的科研论文数量大国,但不少论文都是在低层次上简单重复,科研成果总体上是跟踪性质的,原始性创新研究较少,“重大科学发现”甚至“能够影响人类未来”的研究更是十分有限。

“计划”涉及科学家劳动监督问题,但是科学家的劳动特点与农业劳动很相似,具有分散且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等特点。重大关键性突破,通常是某一个科学家的“灵光一现”或“突发奇想”,总理打了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:“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,连他自己也"计划"不出来啊!”

科学家劳动的监督、管理成本非常高,要不然就会“管死”,这当然不是社会合意的结果。经济学家认为,分成合约和固定工资合约在理论上最没有效率,是最不适合农业经济组织的,“地租合约”更适合农业经济组织。

“地租合约”实质上就是“产权激励”,所有权仍然归村集体,但使用权和收益权以“家庭联产承包制”包产到户,从而激发了农民的积极性,极大地提升了农业生产力。

这对我国科学家劳动管理是极具启发意义的。

当前,我国对科研人员的考核,实际上就是工资合约和分成合约的混合体,同样是最没有效率的。我们也应该从“地租合约”的角度出发,来设置科学家的“产权激励”制度。例如,可以让科研成果的所有权归国家或单位,但使用权、收益权,以及基于这两项权利的转让权归属科学家(部分或全部)。

孟子说,有恒产者才有恒心。现代产权理论认为,“对未来产权的确信度决定人们对财富种类和数量的积累。”窃以为,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根子,还是在于激发科学家的创造力,而“产权激励”才是一种最彻底、最有效激活科学家创造力的制度。

而从创新经济学的视角来看,“计划”是一套封闭性、条块分割的制度,而“开放性”是科学创新的生命线。“计划”更适合微观层面的简单、重复性劳动,而不适用科学创新这样复杂性、不确定性劳动。

对于科研,“计划思维”缺乏经济动力,无法激活科学家的内在积极性。因而,市场竞争机制是最有效率的配置科学家创造力资源的方式,排他性产权制度是市场竞争机制的基本前提。在这个意义上来说,“产权激励”是释放科学家创造活力的基础性制度之一。盘和林

责任编辑:

 

-->